• 1000

热点问题  |  详情  |  行动  |  主页

2020年3月31日(2022年7月28日更新)

热点问题概述

新冠疫情爆发、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增加、通胀上行以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对保险企业及其保单持有人产生广泛影响。

所有此类不确定事件可能会对保险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和资本比率产生重要影响。例如,市场波动加剧影响了投资组合与债券收益率;信用违约互换指数(credit-default-swap indices)飙升会引起对违约增加的担忧。

保险负债也可能会受影响,具体取决于所提供的保险保障类别和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4号——保险合同》(IFRS 4 Insurance Contracts)应用的会计政策。保险企业需要评估对已报告索赔和已发生但未报告索赔的负债的影响;同时还需要评估对再保险可收回金额假设、未来索赔及披露产生的连锁影响。

在经济动荡时期,保险企业可能面临特殊挑战,资产价值下降和负债增加(如因疫情相关索赔所致)会给其资产负债表造成压力。而由于保险事项的成本增加,相关管理和索赔费用可能随之上升。

热点问题详解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4号》适用于保险和再保险合同,其允许企业沿用各地现有会计实务,并有少量额外要求——例如,基于合同产生的所有现金流量的现行估计来进行负债充足性测试。各地的实务有所不同,而所采用的具体会计政策会影响保险负债对当前市场状况的敏感性。而对于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许多保险企业正继续采用《国际会计准则第39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IAS 39 Financial Instruments: Recognition and Measurement)。[IFRS 4.15–19, 20A–K] 

在评估对保险负债的影响时,保险企业需要考虑根据已签发保险合同的条款和条件所提供的承保范围。

居家规定或新的工作方式(如仍适用)以及它们给企业经营带来的挑战可能也会影响理赔流程及模式。例如,理赔时间可能拉长,计算保险负债的某些精算方法所运用的理赔规律可能因此发生变化。

在确定保险负债时,保险企业需要精准地评估承保范围以及免责和限制条款对承保范围的影响,包括评估新颁布的指令、法律法规是否存在保险企业需对保险合同现有条款和条件要求之外的其他保险事项提供保障、接受索赔的要求。

此外,倘若现有会计实务要求反映现行人口统计与市场估计(包括折现率),保险企业需要判断这些估计由于应对当前情况需要何等程度的重新评估。保险企业因此可能需要更新其在计量保险负债时使用的人口统计与市场假设。

法规、合同条款可能规定向保单持有人进行利润分享。保险企业因而需要考虑该情况对其义务的影响,包括递延奖励和影子会计政策。

俄乌冲突使得疫情造成的供应链问题雪上加霜,加上高通胀再度席卷全球,不管是保险企业还是保单持有人均承受较大压力。在无政府支援的情况下,保单持有人可能无力承担保费等日常开销。保险企业需要考虑保单持有人信用状况恶化的影响。

供应链的问题也给保险市场带来了诸多问题。例如,新车短缺导致二手车价格上涨,可能导致汽车需要更换时的索赔费用增加;同样地,随着汽车零部件更换所需的时间延长、价格上升,供应链中断亦可能导致相关索赔费用增加。

对保险业务有何影响?

在经济动荡时期,保险业务会受到各方面的影响。总体而言,保单持有人行为可能有所变化,例如,经济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影响退保概率、导致保险欺诈、以及影响递延保单获取成本(deferred acquisition costs)的可收回性。政府和监管机构新出台或延续实施的防疫、制裁等措施可能会抑制销售活动,继而可能影响保费收入。在直接风险过去后,全球部分地区可能受到复苏的进一步影响,例如,因疫情推迟的医疗服务恢复或随着车流量增加的交通事故增加。

供应链问题和高通胀会导致管理和索赔成本增加,继而直接影响损益。

俄乌冲突给保险企业造成了广泛影响。若在俄罗斯、乌克兰境内有投资,则保险企业需要考虑金融资产非金融资产减值的影响。俄罗斯所面临的制裁,可能导致收取保费、支付理赔等交易变为非法行为。虽然确定制裁的范围属于法律范畴的问题,但是制裁也可能会对受影响保险合同的会计核算产生直接影响,尤其是保费应收款、理赔应付款和相关利润表项目。

若保费一直未支付,保险企业可能会解除相关保单。在特定市场或对于特定产品(例如工程、特定再保险合同等),可能存在保费在提供保险保障后才到期应付的情况,这可能会增加可收回性风险。

此外,保险企业和再保险企业可能已为营业中断、网络安全事件提供保险保障。而俄乌冲突爆发后,此类事件的发生频率及严重性可能会增加。与疫情类似,评估特定事件及其相关损失是否属于承保范围涉及法律层面的分析。保险企业和再保险企业需要更新估计,同时可能需要披露关于此类事件引起的理赔不确定性。

对于非寿险或普通保险业务,许多保单会包含疫情免责条款,自2003年爆发“非典”疫情后,营业中断险、旅行险等产品在这方面均有所加强。

由于部分保单涵盖疫情风险,活动取消险可能会给保险企业造成损失,但在全球许多地区此项风险已显著降低。许多组织近期面临用工短缺的问题,有的甚至出现了无力为客户提供服务的情况,这可能会导致活动取消险(例如,航班取消)的索赔要求。若此类事件在承保范围内,则保险企业可能要负赔偿责任。

以下保险类别也可能受到影响。

  • 贸易信用保险——为企业承保客户、供应商无法偿还的债务。
  • 职工赔偿保险——由于雇主未提供充分的保护措施,职工提出索赔。

保险企业需要评估对已报告索赔、已发生但未报告索赔、未来索赔负债(包括索赔处理成本)与再保险可收回金额相关资产的影响。

最后,自1938年以来,许多保单已逐渐将战争相关风险排除在承保范围之外。因此,许多保单并不涵盖俄乌冲突造成的损失。

再保险企业需要应对直接保险人转嫁的损失,并且需要进行类似评估。这可能会对某些专业再保险企业产生重大影响。

新冠肺炎等疫情导致的死亡率、发病率可能会影响健康保险企业的保险负债。此类保险企业需要密切关注疫情的发展,并评估是否需要在报告期末修改假设。疫情可能催生最终影响尚未可知的新趋势,例如,很多长期新冠病例的治疗方案和承保范围仍在调查之中。

寿险企业可能受影响最大。随着金融市场下行和信用风险加剧,金融资产可能发生减值。对市场变量高度敏感的可变年金和固定年金、长期护理险、万能人寿险等传统业务、产品可能深受影响,尤其是含回报率保证的保险合同。如果此类保证按照现价基础计量,则可能会直接影响保险负债的计量;如果负债充足性测试显示负债余额不足导致损益影响,则可能会间接影响保险负债的计量。

如报告日后获悉对资产和负债的金额有影响的情况,则保险企业需要将为报告期末已经存在的情况提供证据的事项(“调整事项”)与表明报告日后发生的情况的事项(“非调整事项”)区分开来。[IAS 10.3, 8, 10]

在《国际会计准则第39号》下对投资组合有何影响?

保险企业需要评估是否应就没有被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投资确认减值损失。根据《国际会计准则第39号》,如有客观证据表明自初始确认后发生了影响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的损失事件,则投资发生减值。减值迹象包括:借款人的重大财务困难;或者借款人很可能破产或进行其他财务重组。债务工具的公允价值下降、信用评级变化虽单独而言可能还未构成减值的迹象,但可能结合其他可获得的信息,构成发生减值的证据。[Insights 7I.6.410.60, 420.10]

可供出售股权投资的公允价值发生显著或长期下降并已低于其成本的,《国际会计准则第39号》要求对其确认减值损失。[Insights 7I.6.430.10]

保险企业需要披露哪些信息?

年报

保险企业应当披露计量保险负债时使用的假设及其敏感性。针对疫情风险,可能包括说明此类风险对企业所从事的保险业务的影响、疫情爆发以来经历的实际情况与关于疫情风险的现行假设有何不同以及如何管理这些风险。此外,俄乌冲突爆发后,可能需要做出具体披露,说明冲突对企业的影响;同时,还应披露对风险集中度的考虑、理赔进展情况表,以及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和市场风险。[IFRS 4.38–39A, IG41–IG70]

此类事项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增加计量保险负债时的估计不确定性,企业可能需要加强对这方面披露,同时关于敏感性分析的披露也可能受到影响。[IAS1.125, IFRS 4.39A]

针对投资组合,保险企业应当披露金融工具产生的风险的性质和程度、以及如何管理这些风险。因此,保险企业需要说明不确定性对风险的重大影响及其风险管理方式。保险企业需要判断为实现这些目标针对其业务须披露的相关信息。[IFRS 7.31–42]

由此引发的资产估值下降可能会影响监管资本和偿付能力的计算以及关于资本管理的披露。企业也可能需要披露报告日后发生的、影响期后金融资产或保险负债计量的非调整事项。[IAS 10.21–22, 134–136]

部分保险企业可能需要进一步披露潜在的持续经营事项。

中期报告

《国际会计准则第34号——中期财务报告》 (IAS 34 Interim Financial Reporting)没有针对保险合同的专门披露要求,但通用原则适用,中期财务报表应当说明对理解财务状况和业绩自上一财务报表日后发生的变化(包括估计变更)具有重要意义的事项。由于疫情或其他不确定性,企业应当考虑中期报告是否需要更新上一年度财务报表中披露的信息。[IAS 34.10, 15–16A]

还有哪些针对保险企业的会计专题指引?

请参阅毕马威的资源中心:不确定时期的财务报告,获取其他相关专题指引(包括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对没有应用暂时豁免的保险企业的影响)。

 

管理层可采取的行动

  • 结合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4号》采用的会计政策评价对企业的特定影响,并评估在计量已报告索赔、已发生但未报告索赔、未来索赔负债和再保险可收回金额时使用的假设的影响。
  • 确保使用未来现金流量的现行估计来测试负债的充足性(包括递延保单获取成本的可收回性),并评估是否应将不足计入损益。
  • 评估保费和再保险可收回金额的可收回性,特别是在延期收取款项的情况下。
  • 评估可供出售股权投资的公允价值是否已发生显著或长期下降。
  • 评估是否存在影响债务投资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的损失事件以及是否确认减值损失。
  • 考虑增强以下披露:疫情风险管理、主要人口统计与市场假设、假设的敏感性、估计不确定性的主要来源,以及流动性风险、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如影响重大,则还应披露俄乌冲突的影响。
  • 考虑资本披露,尤其是对资本状况不符合监管要求或对债务契约产生影响存在疑虑时。

参阅保险合同专题指引,获取更多全球毕马威保险行业主管的洞见分析。

本文所指Insights即毕马威刊物Insights into IFRS®(《剖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

联系我们

© 2022 KPMG IFRG Limited是一家英国担保有限公司。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2022本刊物为KPMG IFRG Limited发布的英文原文“What are the accounting implications for insurers?” (“原文刊物”) 的中文译本。如本中文译本的字词含义与其原文刊物不一致,应以原文刊物为准。原文刊物的版权及所有相关权利均归KPMG IFRG Limited所有,原文刊物的所有译本/改编本的所有相关权利亦归KPMG IFRG Limited所有。